标签归档:深圳人

深圳人-90後實習生

深圳人
(三)90後實習生

“每次我跟她說自己的想法時,她總是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小王在我面前提起他母親,他說有一次說要去西藏,母親拿了有人在西藏遇難的事來反對,甚至連到海邊游泳,母親也會說有人溺亡。其實跟很多年輕人都一樣,對父母的嘮叨式關懷有些抵觸,這是每個年齡階段的人都會經歷的。

小王祖籍河源,輾轉湖南,後來跟父母一起定居深圳。從他口中得知,他母親是在某個機關單位工作,和中國大部分父母一樣,他母親也希望兒子能考上公務員,安安穩穩地過一輩子,所以對兒子一些偏離“主線”的想法總是持以反对。

我不習慣給別人加標簽,不過這次忍不住給實習生加上“90後”。部門三個實習生均是90後,他們自信、有想法、有個性,甚至在我看來他們的學習能力也強於我。小王來部門已經一個多月,他是北師大珠海學院的藝術生,與之前的平面設計專業的實習生不同,他懂得學習從未接觸過的網頁設計。 继续阅读

深圳人-普工作家

深圳人
(二)普工作家

《世事洞明錄》,咋聽有點鳳凰衛視“社會能見度”的味道,出自深圳一位自稱普工之手,近30萬字。這些字是他在2011年6月至9月期間碼出來的,以他的話說,他想通過寫書去影響一部分人,進而促成社會哪怕一點點的改善。

我沒見過他,偶有閒聊,只知道他的姓名,知道他比我大兩歲,知道他是天涯社區的寫手,也是在前些日子才得知他的另一個身份-作家。其實他還是喜歡以普工自稱,在深圳打工已有三四載,剛到深圳那會花了15元買了本高中文憑才混到普工的活。

這樣一位高中沒畢業的普工,對文字的拿捏卻游刃有餘,文言文白話文甚至詩詞均不在話下,他說從小看書很快,一目五行沒問題;這樣一位普工,當其他工人下班三三兩兩借酒消遣時,他會上網瀏覽新聞,在論壇針砭時弊。 继续阅读

深圳人-維修工

深圳人
(一)維修工

“我每年的收入基本就靠這六個月,賺半年養全年。”李師傅站在防盜窗的架上,一邊檢查空調外機一邊不忘往室內探個頭聊會天。他是客家人,廣東三大民系中勤勞樸實的代名詞,耐磨的皮鞋、耐髒的衣著,笑呵呵的臉絲毫看不出倦容。

深圳的夏天離不開空調,滾滾熱浪,縱有風扇也難緩汗流如水。市區里高樓林立,城市熱島效應讓人彷彿置身桑拿房,只不過不是享受而是受罪;而時不時停水斷電的城中村在炎炎夏日則猶如人間煉獄,密不透風的握手樓群、擁擠的村巷小道,加上煙霧迷蒙的燒烤攤檔。

在這個城市蒸籠里,許多人許多家庭其實就擠在一個單房,其中就有李師傅一家。在新樓盤如雨後春筍的深圳,這個村還是保留原樣,毗鄰的是以前的公務員小區,可能這緣故所以一切依舊,只是業主基本搬走了,如今多是租戶。 继续阅读

深圳生活录

我不敢说自己有多喜欢深圳,只是觉得在这边总坐不住,可能也有一种好奇心作祟吧。就像当初走进广州,喜欢那一种包容,可如今不也是宅在大学城,原来自己是如此花心。

都说深圳速度,“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袁庚这句招牌应该还挂在蛇口工业区吧。感觉自己走路还真契合深圳的节奏,这还真有点CBD那边高楼大厦的自恋——“我是中心”。在这样的城市里,还真有点压力,所以狠下心拒了杂志社,继续找自己的喜欢。

空隙之余,就帮忙着干点服务行业,你也别想歪,虽然深圳这边多处公交车站牌上贴着“富婆招特陪”“***酒吧招公关”等等,上边职位要求写着“要有服务意识”,待遇也让人有点眼红,不过偶没兴趣,真的。服务行业的确有点累,一年四季没什么休息,别人的假期也就是你的忙碌时节。

我就帮着在篮球场打打杂,偶尔锻炼一下身体,令人烦躁的是离不开土豆、鸡蛋的饭菜,令人想起遥远的一中生活呐。不知你会不会觉得大学生在球场干活丢脸,反正我不觉得,但终逃不过坐办公室的命,于是少了看车展的机会。君不知深圳这块人不可相貌,昨儿骑着自行车来打球,明儿就换辆奔驰来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