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爱情

人因为失去爱而衰老

《霍乱时期的爱情》

《霍乱时期的爱情》

如同对黑暗的恐惧,人对时间总是一种惴惴不安的心理,未完成的心愿或是悔当初的遗憾,更是勾起了人对永恒的贪念。最终,人总是无力地倒在岁月铡刀之下。然而,有一种“执子之手”的情感抚慰了人在时间面前节节败退的心灵,将人从对时间、死亡的恐惧中拉回,纵然迟到了半个世纪,终将令垂暮的生命焕发青春。

许多年以后,人们也许会忘了《霍乱时期的爱情》里弗洛伦蒂诺·阿里萨对费尔米娜跨世纪告白的传奇,却会记住马尔克斯的告诫,人其实是因为失去爱而衰老的。

《霍乱时期的爱情》被马尔克斯自认为“最好的作品”,这是他在58岁时的创作。故事起于一则自杀案件,60岁的德圣阿莫尔在与时间的殊死搏斗中选择自我解脱,以此来告慰自己“我永远也不会变老”。但小说开头,乌尔比诺医生踏入案发现场时,就告诉我们:苦杏仁的气味总是让他想起爱情受阻后的命运。 继续阅读

觀眾需要愛情

一九七九年,《生活的顫音》開演時萬人空巷,只為一睹男女主角接吻的鏡頭,許多地方為防止意外發生,還臨時增派消防官兵到影院防守,這是新中國電影的第一場吻戲——人民需要接吻。

一九九八年,《還珠格格》開播就引起老少關注,小學五年級的我們每天樂此不疲地談人物,某一天大家近乎瘋狂,因為劇中阿哥格格的一個吻,那時候我們這些農村的娃唱的是《歌唱祖國》《亞洲雄風》,哪懂《雨蝶》的“愛到心破碎,也別去怪誰”。

二零一二年,看完《飢餓遊戲》,原來世界都一樣——觀眾需要愛情。本來是一場殘酷的殺戮遊戲,結果成為愛情的頌歌;本來是一個違反人性的制度,結果壓抑的憤怒被柔軟的愛情掩埋。當人民在為自己的英雄歸來而歡呼時,忘記了他們只是棋子的命運,下一年他們又將繼續成為貢品,為享受一切成果的利益階層獻上一場殺戮遊戲。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