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生活

帆船

单身少年漂流记

单身少年漂流记

第三次触摸帆船,连球帆都还没学过,却已经进入第一轮积分比赛,只能赶鸭子上架,在赛前由外援紧急培训下。最终三局比赛分别是第7名、第3名、第5名,总排名第六。成绩并不理想,不过学到的东西并不少,至少如果让我自己来当船长,我完全有信心让帆船前行,嘿嘿……

纸上得来终觉浅。第一次接触帆船后,我就找资料研究帆船前行的原理,特别是为啥逆风还能前行。虽然高中物理知识还没忘光,不过如今想重拾已经不可能,所以停留在“只知原理”。如何让帆船跑?如何跑得更快?没法通过建立模型去设计最大受力、达到最高加速度,只能在实操中体会。

第一次训练时,老天开了个玩笑——无风,然后,然后我们几个人就在烈日底下、茫茫海上,干坐着等风来,如同搁浅一般。等了大半个小时,风终于徐徐吹来,让我们得以扬帆缓行。第一期训练没有特别讲解,主要是分配下岗位,舵手、主帆、左右前帆,我就是不起眼的前帆(这位置挺适合拍照的,哈哈)。

帆船要有风才能走,但我一直不明白比赛中那些船怎么能在逆风情况下往前跑到目的地,总觉得只能在顺风情况下,由风推动着向前。

训练后我才明白气流、压强差(高中物理中的伯努利原理)作用下产生的力推动着船启动,这个力分解为与船身垂直、与船身平行的两个分作用力,与船身平行的力就是我们前往目的地所需要的。由于风、力的方向并不固定,所以帆船不可能像直线运动一样,比赛中也就经常会看到折角跑的现象。

了解原理之后,第二次训练就顺利多了,我们四个人的配合也好。训练过程跟另一支队伍pk,居然把他们甩掉了。不过教练说还没达到玩球帆的水平,要等下次。结果这个下次就是正式比赛了……

今天比赛中新增了两位外援,好不容易训练了两次我居然帮不上忙,大家听着外援高手指挥,我做的就是利用体重“压弦”(虽然我只有120斤)。

虽然最终输了,不过今天很多支队都有外援,这成绩并不是我们的“真正实力”。相信8月底第二轮比赛,我们能脱离外援自己来,哼哼!!

天下无如吃饭难

天下无如吃饭难

天下无如吃饭难

时下的人总会烦恼三件事:早餐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饭吃什么?一顿饭,快则十几分钟的快餐,慢则一两小时的饭局,从时间长短看容易解决,然而吃饭的这事儿可不止这么简单。

从字面上看,吃饭很简单,张口、咀嚼、吞咽,基本一气呵成,吃饭是人的一种本能需求。所以说吃饭,实际上在说生存。

从吃的内容看,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有人喜欢清淡,有人偏好重口味。吃饭是一种比较个性的行为,这方面来讲,吃饭说的是生活。我们吃饭习惯用碗筷,而西餐上惯用刀叉;中国南方的主食多为水稻,北方则多为面食;日常只备家常小菜,有客来到便会大鱼大肉。照此说下去,吃饭这事就延伸为文化了。

日常一个宴席,主方要考虑宴客的口味,客人赴宴也要备上礼品,宴席中还得注意吃饭原则,喧宾夺主这事可不能为。拿我自己来说,我不喜吃辣,或者说不能吃辣,平时部门聚餐总要考虑我这个因素;加上其他种种因素,从提出聚餐到做出决定,总要经过一段时间商榷,可这还不是结束,后面还有个点菜环节。 继续阅读

告别2013

追逐

追逐

在末日后迎来希望的晨曦,我在快乐与自由中享受真正属于自己的一年——2013。还记得2012年的潦倒生活,末日年度的郁苦,不管是家事还是工作,如今已远抛脑后,只作闲聊佐料。我的2013年,不断奔跑、不断追逐……这一年,汗水几多,但一步步踏踏实实,没有显著的成就,但至少无悔。

1

2013年初,我给自己找了个小伙伴——一辆捷安特ATX660,搬离了单位附近,开始骑车上班的生活。

在部门聚会的时候,跟同事聊起,我说有时候人很难坚持一个习惯,算是逼自己一把,住的距离拉远了,城市公交又不怎样,更有可能选择骑车。实际上算下来,这一年我骑车上班的日子不算多,可能因为今年的雨水特别多,上半年断断续续,反倒秋冬天气时骑行上班的日子比较多。

有了山地车的日子,开始寻觅深圳的骑行路线,这一年里走过深圳不少绿道,笔架山-莲花山绿道是我上班的路线,只是人车混行总得小心翼翼;深圳湾是晨骑夜骑的好选择,吹着海风心情开朗,只是夜骑忍不住会骂一些不注意骑行规则的人;银湖山绿道让我领略了什么是“上坡如便秘,下坡如拉稀”,那里第一个坡道是我骑行生活中的痛。 继续阅读

当我跑步时

我的Nike+账号:jiex@foxmail.com

我的Nike+账号:jiex@foxmail.com

有个说法,称一个习惯的养成需要21天。

不知道这个21天是必须连续的,还是允许短暂性的间断。自7月20日开始跑步以来,我的跑步记录已有57次,跑步距离突破400公里,但是我依旧无法确定是否自己有跑步的习惯。

人的惰性是非常顽固的。

记得跑步初期,我可以连续5天坚持跑步,慢慢地体力上去了,因为担心伤病就更改为跑一休一;再后来制定厦门马拉松全程的目标,严格按照ASCIS网站给出的计划,每周一个LSD。然而,渐渐地兴趣就开始走下坡线,把计划给取消了,按自己的时间允许坚持每周三次就行。

我对一个项目等热度总是保持在3个月左右,就像骑行,开始着迷时可以每周坚持骑行一个长距离,深圳机场、龙岗大运中心、大小梅沙…… 继续阅读

生活

1

车站的候车长凳上坐着三位中年妇女,笑容可掬,不见其他乘客的焦急迷惘。

早晨7点钟,天已经放亮,6路公交车徐徐开出。候车亭的乘客纷纷起身,三位中年妇女瞄准时机,一下子就抢到车门口,上车、刷卡、找座位。又一个工作日开始了。

她们三人寻到一块坐,两位并排坐的先开腔。“我觉得这身衣服挺适合你的。”坐在窗口、穿着普通蓝色T恤的说,她身材稍胖,一身衣服没能帮她掩饰好微凸的线条。坐在她隔壁的,短袖白衬衣加黑色裙,气色更显年轻,一听到赞赏有些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接了话,“是吗?我周末刚买的……”

女人总是从衣服上打开话茬,她们俩就这样聊开了,公交车才过了一个站,离她们上班地点还有半小时。

另一位坐在她们前面,一开始不方便回头便低头吃自带的馒头。她在等待着,等待后边谈话陷入沉默的机会,好自然地介入。 继续阅读

半马怡情

揭阳半程马拉松

揭阳半程马拉松

从未像今天这样热爱我的家乡,当整个行程21.095公里下来,不管是马拉松跑道上尽心尽职的志愿者、公安交警,还是沿线驻足的热情的市民,都给了我跑下去的动力。冲线的时候,身边一位饶平的参赛者喊了一声“我爱揭阳”,其实我更应该说这句话。最终,这个半程马拉松我用时2小时8分4秒,比预期的2个半小时还好。

我不喜欢生活没有目标,今年7月便给自己下了个跑马拉松的任务,三个月来一直保持着每周3-4次的跑步频率,从最初2公里不到必改走路,到今天跑完半程马拉松。今天之前,我跑过的最长距离是15公里,而那次花了我112分钟,并且直接导致发炎,停跑好几天。

跑步要循序渐进,其实生活也一样。生活并非结果导向,更重要的是过程,我喜欢这样的生活,给自己不断定下目标,然后享受这段不断接近目标的时间和汗水。 继续阅读

电话

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斑马线、安全岛、早餐流动车、治安值勤点,只是一直忽略了早餐流动车旁边的电话亭。平常除了偶尔看到治安人员用到电话亭,基本就只是个街头摆设。某个周末早上路过那熟悉的十字路口,却见到一位身着黑衣的女士在电话亭里讲着电话,突然觉得“新奇”。

世界变化太快,我们感觉时间的流逝除了通过父母、明星的渐渐老去,还有身边工具的更新换代。我已经记不得家里置办电话是什么时候的事,就记得1999年离开村子到县里读书时,身上会备一张IC卡,抽空打电话回家。如今我整理中学的物件,找不到曾经那些我挂念家人的记录,那时候除了IC卡还有一种200卡。

一开始学校宿舍没有电话,每次打电话回家总要跑到楼下公用电话,插好卡、按密码、拨打电话,大庭广众下就说笑起来,有时候讲到些隐私,声音自然就降下来,也有见到一些在公用电话前嚎啕大哭的,可能因为想家也可能是感情问题。中学后来“先富者”有了手机,电话开始变得个人化,不过对于大部分来说,对家的牵挂依旧是找“电话”。 继续阅读

浮生三问

浮生三问
——《浮生一日 LIFE IN A DAY》

“你幸福吗?”如果央视记者不是如此发问,而是“你拥有什么”,会不会有很多人一时答不上来?在街头采访中,判断性提问的回答总比陈述性来得简单。芸芸众生,一千个人便有一千个陈述性的答案,而判断性的回答最多不过三个,所以央视式的提问便于一定的服务目的,加上采后筛选,“幸福”的主题远远高于作出判断的回答者。

有时候看新闻调查感觉不如看纪录片,所以对于央视的“幸福”系列,许多人看到了滑稽。最近看了《浮生一日》纪录片,被其中平凡群体的生活所触动,可能因为联想到自己平凡的每一天,感同身受。

《浮生一日》是一部由网民自己拍摄的记录片,两位导演通过YouTube邀请全世界网民用摄像机纪录下2010年7月24日这一天自己的生活琐事以及对一些简单问题的回答,最终来自190个国家和地区的总计近4500小时的视频,凝结成短短95分钟,却将各地人们的小生活平实而又动人地铺展开了。

故事从黎明开始,大部分人沉浸在梦乡的时候,已经有人启程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开始一天的生活。时间推移到了大部分人的起床时间,人们开始刷牙、早餐、外出,有温馨的画面,有灿烂的笑容,也有并不出奇的平淡。 继续阅读

广州大学城

原来在一个地方生活过一段时间,或多或少会有特别的感情,或者怀念或者感伤抑或是咬牙切齿。回到两年前自己离开的地方,虽然几乎不再有熟悉的面孔,但擦身而过的,依旧是青春的味道。

2011年12月2日,在深圳的朝阳下我坐上开往广州大学城的大巴,车上多是学生,有赶招聘会的也有回广州学校的,估摸是在深圳实习吧。中午时分,汽车驶进广州大学城,透过车窗我再次见到两年前的景象,视线范围的变化不是很大,起重机少了,树木依旧碧绿,纵然在这寒冬时节。

“前面左拐就是中部枢纽汽车站了。”司机提醒我,一下想起05年刚踏上大学城时,也是在中部枢纽换乘公交到华工。拖着行李箱到了北亭村一家旅馆住下,离开大学城那会北亭广场好像开张不到一年时间吧。

记得大学那会,大学城几个村子里很少有旅馆、租房,而今我像走进一个“城中村”,一些学生在村里租房准备考研,也有一些外地赶来参加各种各样证书考试的学生。开旅馆的多是村里居民,不过如今有些学生也开始打出“概念旅馆”,服务对象多是学生情侣。

一到冬天,在大学城明显感觉昼夜温差大,白天的冬日暖阳,夜里风大令人直打哆嗦。不过在这里生活并不感觉冷清,可能你会说入夜之后一片静寂,但如果你恰好在等381、382或者大学城公交专线,那会明显感觉到这里的忙碌。 继续阅读

楼上楼下

不过才晚上22:00,小区像是已经进入深夜,隐约可以听见窗外虫鸣,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犬吠,除此一切都是寂静的。

搬进这个小区已有9个月有余,几乎没认识什么新朋友,这在城市里应该属于正常现象,不过估计也和年龄层次有关。小区的活动场所无非两个:篮球场和树荫下的小广场。每天早上7点,篮球场是老人们的天下,他们会准时在这里秀一秀三分球技,当然下雨天例外;而到了下午,这里便由学生称霸,值得一提的是篮球场上会停有私家车,稍不注意感应声便响彻天际。相比篮球场的活力四射,小广场则是另一番文艺景象,小区的阿姨们会放着音乐跳起舞蹈来,偶尔也有人抖空竹,另一头则是老头们的象棋,不禁让我想起电视剧里两人对弈、众人围观的镜头。

我住在19栋4楼,离篮球场很近,所以很少有睡懒觉的机会,即使是寒冷的冬天,清早打篮球的声音便会唤我起床。由于作息时间与其他人多有不同,很少在楼道里遇上同一栋楼的住户,印象深刻的是周末一楼常有麻将声音,每天早上上班总会遇见晨练归来的老头,还有3楼那间时常堆有空的桶装水瓶、矿泉水瓶,住里边的是几位年轻女孩。

几位年轻女孩刚好就住楼下,偶尔经过总可以看到她们在忙活着,正对门口的是一长桌,而最显眼的莫过于桌面上一堆空矿泉水瓶,估计她们喝不惯自来水。相比楼下,楼上住的是什么人就不得而知,不过最近发现楼上的作息与我还蛮同步,于是猜测也是一年轻上班族。 继续阅读

秋分过后,夜长梦多

其实我没看《吸血鬼日记》,却不知怎的梦见了吸血鬼,而且吸我血的还是一位好友。其实我当时很想说一声:我可以献血的,你没必要这么暴力。昨天半夜就给这梦扰乱了,很难得今早醒来还记得一些情节,上一次发恶梦可能要推算到去年十月份食道烧伤的时候了。

秋分过后,夜长梦多。闲着无聊查了一下周公解梦,“梦到吸血鬼,预示着生活中将会有困难出现,阻挡着你取得成功,应该谨慎应对”,还真可能是心中欲望得不到满足而发梦,毕竟梦是愿望的实现。

前天和主任一同外出,车上忍不住向他提了部门及采编的一些建议,结果收到的依旧是操作的难度而非具体的方向。改革不能一蹴而就,只是在落后其他报社一大截的时候还不懂大步前进,光靠着口号却想着大跃进,实在令人??今天下发了一本关于大运报道的内刊,看到里头不少自我YY,当然也一些不错的思考,只是总体感觉偏于自夸。 继续阅读

睡前2小时

日子过得挺平淡,以至于原本调休依旧跑去上班,手机沉默了好一阵子,偶尔一两条会员促销信息,还好知道有一张明信片在路上,不致于成了孤独的质数。上周末绵到广州,哥几个本想约到一起碰面,奈何周日值班唯有恨不能相聚。

生活与工作渐渐地合二为一,越来越有规律,其实心里害怕习惯,习惯七点钟起床,习惯准时下班,习惯十二点准时熄灯睡觉,连周末都如此。有时我会怀疑自己身处深圳,这个房价物价跑得比薪水快几拍的城市常令人喘不过气,我活得跟大学一般——三点一线。可能是不愿给自己太多压力,又或许是很明确自己往后的路。

我喜欢在媒体工作,这里如同大学给我成长的空间,虽然偶尔发几句薪酬待遇方面的牢骚,但我始终对工作抱以热情。报社每年都会有员工病逝,最近晚报那边又“走”了一位员工,的确,在媒体工作总要抱有理想。当然,在一份喉舌报你跟人讲新闻理想,总难免有点自嘲。 继续阅读

我说我的

我的工作使得我将不定期会长时间无聊、疲乏地对着电脑,当然残酷的职业病案例也不定期给我提醒,并非杞人忧天。还好,如今健忘的个性让我比较从容地面对工作、生活,不至于噩梦连连,成为弗洛伊德的分析对象。

工作以来最大的失败就是没能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新朋友,反而自己越来越变得现实,自甘堕落地一味追求物质文明,忘记了党的教诲——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个必须好好反省,进行自我批评。

他们都说我不像文科生,不够活跃,过于低调。我承认自身存在不自信,当然也有其他不可告知的原因,就让我狡猾地避开不谈。我不乐于谈太多关于工作的事,毕竟对我来说,跟工作挂钩的词是生存,我更喜欢谈点生活,好吧,就当我在装13好了。

装出来的生活总是有点高雅情调,但实际上我那健忘的生活乱七八糟。工作上忌讳不懂装懂,生活上我可是肆无忌惮,于是,如堂吉诃德般傻乎乎地,自以为高贵的评头论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