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会

记忆背后

《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

《我的故乡在八十年代》

大白兔奶糖、铁皮铅笔盒、糖精冰棍、回力鞋……时代的脚步永远向前,而我们总会忍不住回头看看逝去的年华,这些年集体记忆不断地浮现,然后我们在烙着历史的物件中找寻丢失的精神。

两年前,报社创刊30周年时候我有幸采访创刊初期的老报人,从他的言语中,我读到他们正值青春时的干劲与拼搏,一种理想的自豪感,只是采访的最后,老报人感慨了一声,如今的报社已不复当年的活力,如今的报人已不再如当年的奋进。

老报人讲述的是80年代初期,在深圳创刊办报的一群年轻人的故事,那时候的人不像现在这般复杂,生活水平不高但每个人都积极向上,追求理想。我没经历过那个时代,在此之前,我对80年代的印象只停留在母亲还留着时髦烫发的照片上。

照片上母亲站在家里的电视机前,背后可以看到一台缝纫机和一辆凤凰自行车,这些都是嫁妆。听说那会结婚必须有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俗称“三转一响”,自然,父亲那会有一个手表。 继续阅读

YY无极限

《私人定制》

《私人定制》

人总是向往自己没有的东西。不现实,所以天马行空。

幻想与其说是一种无法实现、荒谬的想法,不如说是YY。《私人定制》讲的就是YY无极限的故事,一家为别人实现白日梦的公司如何“成全别人,恶心自己”。为何“私人定制”能有市场,还不是因为这片土地上并不缺YY的人。这些人不会说“I Have A Dream”,而是用手托着脑袋瓜,闭上眼睛念叨着“要是……就好了”。

《私人定制》的第一个故事。平民司机幻想为官执政,原本对贪污腐败嗤之以鼻的他,在当领导的过程中,体验了风光却也遭到底线考验,金钱、权欲一点点摧毁他的防线。平民司机的初衷说是要体验当领导抵制不正之风以做“表率”,实际上无非是底层百姓对权欲的YY。如同这个社会,多少人恨贪官,却又拚命报考公务员;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 继续阅读

角色

常言人生如戏,冥冥中注定的真理让我们这些刚走了人生四分之一的年轻人来说,真觉有“倚少卖老”的不知趣。想来想去还是马家辉一句“看戏久了,自己也成戏了”来得真实。

上帝的丑角

这个社会不排斥热闹,毕竟人类是群居动物。不过现实中太多的人入戏不深,他们很好地扮演了观众,所以戏里戏外对他们来说是区别开来的两个世界。

柴静提到尼金斯基时提到一次莫斯科的大马戏团,小丑爬上梯子的最高处,小丑摇摇欲坠的样子让观众大笑。当小丑站在最高端以一种悲苦的口气说“笑,你们就知道笑,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观众笑得更厉害。

我们都过于理智,撇开自身日常的闹剧去欣赏荧幕中卓别林、憨豆先生的滑稽,用置身事外的态度为自己寻一个开怀大笑的机会,有时候我们都太懂得享受生活,无须顾及戏中人的喜与悲。假如我们都如上帝的丑角——尼金斯基般专注,舞台上估计就剩一片空白,入戏太深的时候我们挣脱不出生活的戏剧情节,有自己的角色有自己的表演,人生如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