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社会化媒体

微博的價值:數據分析

一個微博創造了一個崗位,看看如今的公司媒體,都少不了微博運營的身影,而這些人多是80後、90後。放寬點看,其實應該說是社會化媒體的流行,這個新生事物好像是金融危機後上帝對社會的恩賜,Facebook、twitter、人人、微博,越來越多的企業進駐其中,推廣自己的產品,回應用戶的投訴,甚至政府機構公務員也開始設立相關崗位。

可這一崗位到底能走多久?好像很少人去關注這個,因為發生了便沒有短時間消失的可能。多數人和企業對微博等社會化媒體的態度還是急功近利的,所謂的微博運營崗位多數目的在於達成與粉絲的互動,促成企業品牌的推廣,於是熱門事件、熱點微博便成為眾多官方微博的目標。重複泛濫已成為普遍現象,然而更遺憾的是許多企業忽略了微博粉絲背後存在的個人數據。

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數據科學家:21世紀最性感的職業》,了解這類社會化媒體背後龐大的數據分析工程。相信你一定留意到,不管微博、社交網站的頁面,都會有一個“你可能認識”的用戶推薦,這些數據從何而來,其實就來自個人填寫的地方、學校、關注的人等等信息。當初你填寫的時候可能沒有特別想法,而就這個小小動作,你把自己“出賣”了。 继续阅读

信息传播的模塊化


《壹讀》版式
碎片化信息传播下模塊的流行

8月9日路過住處附近的報刊亭,在琳琅滿目的雜誌中發現8月6日發行的《壹讀》創刊號,不過附贈的“晴趣”工具-雨傘已被貪污,詢問之下亭主支支吾吾,最終我還是掏出12元,畢竟我想要的是內容的情趣。

在報紙面臨困境的今天,雜誌的市場好像並沒有被衝擊,反而多出好幾本雜誌:《財經天下週刊》《壹讀》《新商務週刊》。財經雜誌是一個被多數人看好的方向,而像《壹讀》這類雜誌顯得眼前一亮,不失“個性化”的時代要求。

翻閱《壹讀》,你會被版面結構所吸引,線條、模塊之下新聞資訊井井有條,而且顯得清新美觀。以前接觸過的雜誌,多數是文字+圖片的排版,而《壹讀》將當前流行元素加進去,圖形模塊、色彩模塊、各種線條,相信這一種手法也會越來越多被應用到報紙雜誌中。不過,正因為線條、模塊的清新,使得這一期《壹讀》的視覺版、公益廣告版顯得突兀,所以往後廣告、大圖該如何處理,或許又會引起新一輪版面的創新。 继续阅读

捂住信息無非是掩耳盜鈴

今天收到兩個通知,一是不提“社會化媒體”,一是省里下發的媒體官方微博的管理辦法。想想或許是政治因素導致,近期微博上對一些意見領袖也是嚴加監管,好些人被關進小黑屋,連人性化十足的美國駐上海領事館也犧牲了。

文件通知的精神不便放到網上,只能說對媒體使用微博又加了約束條件。梁啟超說過:我國萬事不進步,而獨防民之術乃突過於先進國。把面向大眾的媒體口管好,選擇性地讓社會群眾接收信息,想來一片和諧桃花源。他們懂得在如此社會化的現狀,捂住信息無非是掩耳盜鈴,可選擇的解決辦法卻是“防備”而非“溝通”。

也難怪會有“沒有新聞的城市”,也難怪會陷入塔西陀陷阱。今天在知乎網上看到一個提問“南方系是造謠還是客觀”,有如此發問可見官方與所謂南方系的截然相反,才令到群眾徘徊中間不知取捨。至於各位知乎專家各持己見,恕不贅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