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老屋

步履不停(五)

暴雨从半夜里开始,一直下,第二天整整一天像是没了白昼,直到第三天早晨天才稍稍放晴。

老人家已经二十几年没见过这样的雨天,上世纪80年代村里曾因大暴雨导致水灾,那会水面一点点攀升,路上的水漫过膝盖,每家每户都在门口筑起防护堤,女人小孩忙着用脸盆舀起水往外泼,男人则将一楼的家具电器往楼上搬。村里的房屋经过了二三十年风雨,除非征地需要或自家重建,自然倒塌的几乎是没有。

不过这天可就例外了,邻居家一堵墙坍塌,着实把老人家吓了一跳。

“轰隆”一声,中午时分,老人家还以为是远处公路上汽车爆胎,继续忙着手里的绣花活。雨天,老人家习惯把自己锁在屋里,倒不是说她喜欢清静,只是这条巷子已经没什么村里人住,左邻右里都是外省过来打工的;放在平常日子,老人家才不甘坐在家里,她会穿起拖鞋,往村里的菜市场、文化广场溜达。

老人住的这栋房子已有30年历史,里外都可以看出“历史悠久”,门上的天窗玻璃基本已经破落,满是尘网,两扇门上的门神图案基本已经刮花,油漆脱落,木板材质的纹理可见,门口一旁放置一口燃煤炉,油毡纸拼接起来挡风雨;进门是个小厅,有一个古朴的灶台,以前农村家庭常用来烧水、炊饭,灶台上是司命神的供奉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