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西行

西行青海-青春无限好

在路上

西行青海(五)

青春无限好

很多在路上的人都会告诫自己:“有些事你现在不做,就一辈子不会做了。”

短短的三天环湖骑行结束了,刚来的时候雨雪交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坚持下来了。我不会拿这一件事去当什么谈资,有什么可炫耀的呢?牛逼的人到处都是,例如这一次碰到的小叶,脚步遍及大半个中国;例如在塔顶阳光遇见的国家地理杂志记者,曾经一个人从康定走到拉萨。

我只是想感慨一下:青春无限好。

这一次出门,我才发现自己以前辜负了太多时间。记得去北京那会,住在青年旅社发现自己还挺年轻;去年去成都的时候,发现青年旅社里也多是同龄人;而如今,一路同行的人中我最为年长,管我叫“老林”,我就剩下一张“娃娃脸”混在这群小年轻里。

如今,越来越多在路上的人是年轻一辈。他们追寻自己的青春脚步,可能向小叶那样,工作到一个时间,攒着钱然后辞职去旅行;也可能像青年旅社里那个刚高考完的学生,兜里揣着300块钱,背个包搭车旅行。旅行成为一张青春的名片。 继续阅读

西行青海-环湖骑行

环青海湖骑行

西行青海(四)

环湖骑行

6月10日-12日,用了3天时间环青海湖骑行360公里,感谢一路同行的叶大师、两小张,当然也要感谢老天的阳光灿烂,感谢我钟爱的捷安特山地车ATX666,还有给予我能量的脉动、士力架、葡萄干……

6月10日 星期一 天气:晴

行程:西海镇-环湖东路-151基地-江西沟(约100公里)

早晨6点,天空已明亮,窗外温度几近零下,不过可见阳光。高原的紫外线强烈,我用魔术头巾将头部裹个严严实实,仅暴露了眼睛部位。大家收拾行李,在西海镇喝个稀饭、啃个包子就出发了。

雨雪之后清新的早晨,骑车踏上环湖东路,远方的雪山召唤着我们向前。一路上遇见不少骑友,三三两两,有夫妻档也有同窗死党组合。环湖东路几乎都是柏油路,来往车辆少,非常适合骑行。一路要翻几个山头,不过没有长坡陡坡,加上一路风景如画,基本不算费力。

沿着环湖东路,远方是绵延雪山,视角拉近些是高原草甸,而近处却是沙丘。很快我们就到达沙岛景区附近,这是青海湖湖中最大的岛屿,受风沙作用堆积而成。到此青海湖也真正呈现在我们面前,虽然隔着大片草地,但仍可以一睹她碧绿的湖水,原先翻过几处山头也算值了。 继续阅读

西行青海-美丽西海

雨雪过后的西海镇

雨雪过后的西海镇

西行青海(三)

美丽西海

老天像个孩子,特别在青海这个地方,一天之中便可经历春夏秋冬、烈日雨雪。

6月9日下午两点到达西海镇时还在雨夹雪,待到八点时分(因时区关系还未日落)便已放晴,不过气温依旧低,骑行计划应该可以如期在6月10日启动。和同住在明静单车俱乐部的伙伴确定了各自租用的山地车,趁着黄昏时分到外头走走拍照。

西海,这是一个美丽的小镇。

雨雪过后的天空格外明净,一种在其他城市看不到的透彻的蓝;云雨消散,阳光洒下,道路的零散的水洼上跳动着光芒,道路两旁的树在雨雪洗刷之后焕发精神。这时候的阳光并未令人灼痛,而是几分温和。

骑车到环湖东路与315国道的路口,看广阔的草原上一条银链蜿蜒镶嵌,近处的草地上零星牧马,远处的山丘银妆素裹。日渐西下,草原山丘在夕阳中换下衣装,不过依旧那样安静祥和。站在315国道看夕阳下的西海镇,小镇在这片高原草甸中格外显眼,泛黄的屋体,暗红的屋顶,房屋错落有致,从远处看去像一个个音符,谱成一支缓和的曲子。 继续阅读

西行青海-旅途多舛

西海镇六月飘雪

西海镇六月飘雪

西行青海(二)

旅途多舛

我注定扛不住11个小时的站立,特别是从凌晨到中午这一段时间,我需要睡眠。

从检票开始到挤进车厢,人与行李都是无序状态,我只能站在吸烟区,靠着车厢门吸着二手烟。由于果绿色风衣有些显眼,坐在地上的大叔大量着问我去哪,对我背包上的反光条也表示好奇,问有什么作用。我回答说准备去青海湖骑行,反光条可以当束裤带,夜里骑行可以提醒后面的车辆。

车厢里有不少人也正准备前往青海湖,几个骑友自带山地车,不过挤在满满的车厢里,大家建议他们赶紧下火车,骑行过去青海湖。凌晨时分,大多人疲倦,上车时的熙熙攘攘很快就消失了。

我移步到车厢过道,找了个空缺占着,实在撑不住的时候便直接坐在过道,抱膝小睡一会。

列车在黑夜里穿行,除了车与铁轨的碰撞声,一片静寂。突然一声婴儿啼哭,却不闻母亲哄孩子,我站起来瞧了瞧,见孩子母亲仰头睡得正香,根本不知怀里孩儿动静。旁边的旅客被吵醒了,推了推孩子母亲,好一会孩子才安静。我看了看时间,时间还不到凌晨两点,西安过后第一站宝鸡还没到,多希望列车跑得快一些。 继续阅读

西行青海-古城风雨

在西安转火车去西宁

在西安转火车去西宁

西行青海(一)

古城风雨

“亲爱的旅客朋友,您就要离开古城西安了,西安站的工作人员祝您旅途愉快,一路平安。”我就在这句祝福声中离开前往西宁,可谁知道,我过去的五个小时就在这一声声动情的祝福中度过,坐在西安火车站的大厅,像一座兵马俑。

悔不该来西安。这一路来,经历了不停气流冲击的飞行,心惊胆战;饱受了风雨交加却仅看到一个十字路口的古钟楼,上面挂了个政治味十足的横幅。

西安,一直向往着梦回长安。虽然当车辆驶进安定门时,一种“进城啦”的感觉油然而生,同在灰霾的天空下,城外是一种无边的荒凉,城里是一种热闹的繁荣。但,这一趟旅程也就这一感受还好些。

机场大巴行驶在进城的高速路上,经过的收费站和汉城湖景区,典型的现代复古手法,可惜未能遮盖土房子和庄稼地的落寞。天空是灰黄的,房子是土黄的,庄稼也已是枯黄,在这一片灰蒙蒙的镜像中,有点鲜明色彩的就只有路边的绿化带以及高竖的广告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