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青春

西行青海-青春无限好

在路上

西行青海(五)

青春无限好

很多在路上的人都会告诫自己:“有些事你现在不做,就一辈子不会做了。”

短短的三天环湖骑行结束了,刚来的时候雨雪交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坚持下来了。我不会拿这一件事去当什么谈资,有什么可炫耀的呢?牛逼的人到处都是,例如这一次碰到的小叶,脚步遍及大半个中国;例如在塔顶阳光遇见的国家地理杂志记者,曾经一个人从康定走到拉萨。

我只是想感慨一下:青春无限好。

这一次出门,我才发现自己以前辜负了太多时间。记得去北京那会,住在青年旅社发现自己还挺年轻;去年去成都的时候,发现青年旅社里也多是同龄人;而如今,一路同行的人中我最为年长,管我叫“老林”,我就剩下一张“娃娃脸”混在这群小年轻里。

如今,越来越多在路上的人是年轻一辈。他们追寻自己的青春脚步,可能向小叶那样,工作到一个时间,攒着钱然后辞职去旅行;也可能像青年旅社里那个刚高考完的学生,兜里揣着300块钱,背个包搭车旅行。旅行成为一张青春的名片。 继续阅读

青春未央

風在樹枝上輕輕地嘆了一口傍晚將臨時誰都會因一日將逝而生大嘆息。——鹿橋《未央歌》

往事如歌,這時候讀《未央歌》已過了季節,僅存的是一丁點所謂的共鳴——模糊的臉龐、熟悉的笑聲以及似曾相識的雨水與夕陽,在鹿橋細膩的文字中,又到大學校園走了一遭,一草一木一人一物。

大學入學的時候,院長對我們說過:這sinian(四年)等你們畢業之後会成為(sinian)思念。畢業以後大家各分東西,偶有聚會卻已沒有那時候的輕鬆,工作了、忙碌了、結婚了、孩子了——然後大家也都自然而然地斷了消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首未央歌,在青春不再的日子裡,某個抽屜角落某件不起眼的物件、某個不經意的無人打擾的夜深人靜,自己輕輕地哼起來,如同慣性一般。

特定的時代背景,戰時的臨時大學,終究還是一樣的青春歲月,一樣的學習思考與純潔性情。《未央歌》的四位主角分別代表了大學校園裡的固定元素——余孟勤的校風象徵、伍寶笙的純潔性情、童孝賢的獨立個性、藺燕梅的青澀愛情,當然最珍貴的是這群人之間的友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