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岛一游(7)从“百年老店”说起

说起百年老店,如果到北京的前门大街走一走,那可真不少。不过放在台湾地区,还真难找,毕竟在过去的百年里,台湾经历风风雨雨,如今连最知名的百年老店“中国国民党”都面临着危机了。

1945年日本投降后台湾光复,那段时间以及之后开设的店,也就是有五六十年历史的老店如今有很多;但如果要找个所谓的“百年老店”,那时间是在日本殖民时期。有一次到纪州庵,原本这是成立于1917年的日式料理屋,不过台湾光复后日本人离开,这座料理屋如今成了“文学森林”。

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在台湾成立的百年老店就是金春发牛肉店,这家店创建于1897年,就是期间地址搬迁了几次,不过饮食类果然比较容易保留下来,毕竟民以食为天。

1705322724

也有百年老店是在大陆创建,中国国民党就不说了,不过有三个书局是在台湾光复后设立台湾分部或1949年跟着迁台,并经营至今的——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世界书局。

商务印书馆1897年成立于上海,算是中国第一家现代化出版事业,1947年在台设立分部,1949年在国民政府规定下更名“台湾商务印书馆”;

中华书局成立于1912年元旦,跟“中华民国”同时诞生,也是创办于上海。1945年在台设立分部,1949年总管理处迁台正式在台办公;

世界书局1916年在上海福州路正式成立,后也跟着迁台。这三家书局原本都在台北的书店街,即重庆南路上,如今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都已搬迁,仅剩世界书局。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6)从“金马奖”说起

飞机降落在金门的那天,刚好金马奖公布入围名单,其实金马奖跟金门还有点渊源。

“金马”二字源自金门、马祖,金马两地是当年两岸对抗的前线,据说以“金马”命名主要是为了鼓励电影文化方面能效法前线“国军”的精神,毕竟这里发生过古宁头战役,也多可见“勿忘在莒”的口号。

wu

金门自古属福建泉州府同安县所辖,只不过如今由台湾地区管辖。在这里你要是拿出手机,信号说不定是被大陆的通讯商覆盖了,如果天气晴好,在金门可以望到对岸厦门,两个岛面积也差不多,不过看对岸高楼崛起,而金门像是郊区。

金门没有什么特别显眼的高楼建筑,可能因为这里没什么高山屏障,每次台风一来都是饱受摧残,所以金门人将漳泉一带狮像辟邪的习俗引入,在村庄出入口常可以看到“风狮爷”。不过也可能与其军事地位有关,想想当年金门炮战,从1958年开始到1979年,据说有超过100万枚炮弹落在金门,而这些炮弹弹片、弹头也成就了后来的金门特产——金门菜刀。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5)从“BIYASU”说起

一开始以为台湾的住宿饭店都会备有一部《圣经》,因为不管是在太鲁阁深处的布洛湾,还是在高粱地上的民宿,客房里都有一本,后来在鹿港高雄发现这并不是标配。

说起布洛湾,又想起太鲁阁族的问候语:“BIYAGU?”“BIYASU!”

这是我到台湾学的第一句少数民族问候语,也是唯一记下了的,后来在拉蓝的家、清泉五峰乡分别也了解阿美族、赛夏族的,可都没记住。

据了解,在明朝之前,汉族尚未大批移居台湾,当时岛上就已经存在不同文化、语言、生活方式的族群;后来汉族移居开发,族群因为贸易、通婚等和汉族逐渐融合,不过分布在山区的族群依旧保留自身文化语言。

台湾光复后,有一段时期简单分为平地同胞和山地同胞。不过如今越来越多族群追求自我认同,截止2014年,台湾地区认定的少数民族群有16个:阿美族、排湾族、泰雅族、布农族、卑南族、鲁凯族、邹族、赛夏族、达悟族、邵族、噶玛兰族、太鲁阁族、撒奇莱雅族、赛德克族、拉阿鲁哇族、卡那卡那富族,还有一些在认定当中。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4)从“憂鬱的烏龜”说起


上图是人民日报“彭于晏”老师与旺报戴老师合作而成的书法作品,虽不说至臻至美,但两位老师研讨简体、繁体字的精神可嘉。

戴老师在我们面前一笔一划地把“龜”字写出来,但让我自己来写还是无从下手。在电脑手机普及的今天,用笔手写的时间很少,甚至有时候在书写时会忘记某个字该怎么写,更别提让从小接受简体字教育的人来写繁体字。

在台湾的日子,手机总在简体繁体之间切换,在金门时赵兄看到我用手机九宫格打出“繁体字”,很是惊讶。其实还不是多亏了系统可以自动转换字体,不然学着用注音输入法,那我估计要崩溃,因为看着键盘感觉就像五笔输入法。

其实感觉也用不着切换,因为彼此看简繁体字还是看得懂的。前几天在简体书台湾高校巡展上,中国文化大学阅览组组长陈依宗老师跟我们说,台湾学生阅读简体书基本没问题。简体书在台湾的受众基本来自大学校园,集中在文史哲类,所以这些卖简体书的经销商多分布在大学校园附近。听北京华艺出版社他们说有台湾经销商去年还要了一些大陆漫画图书,真好奇是哪类漫画。反正应该不会是喜羊羊灰太狼之类,因为像年轻的戴老师会关注大陆的网剧《上瘾》,估计这些漫画也多半是耽美作品。

简体书店除了分布在校园附近,街头也有一些,像重庆南路就有不少。重庆南路是台湾历史悠久的一条书店街,全盛时期书店和出版社超过百家。 继续阅读

于右任故居:一树梅花一放翁

台湾北投有着温泉乡的美名,在北投溪流经的北投公园里,有一处古朴雅致的日式建筑——梅庭。这里曾是“一代草圣”于右任的避暑别馆,大门入口柱上“梅庭”二字就是他的亲手题字。

于右任,1879年出生于陕西省三原县,中国近代政治家、书法家、教育家,也是复旦大学、上海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创办人。于右任精书法,尤擅草书,与谭延闿、胡汉民、吴稚晖为民国四大书法家,其长须飘逸,一身布衣,仙风道骨,被誉为“美髯公”。

梅庭

梅庭

从台北捷运新北投站出来,沿着中山路走,经过北投温泉博物馆后不消片刻就到了梅庭。梅庭大约建于1930年代左右,顺着北投溪河床坡地建造,分成上下两层,上层采用日式建筑的木架构结构,下层的防空避难室则采西式钢筋混凝土结构,有着战争年代下的建筑印迹。

梅庭属于北投地区早期的豪华民宅,空间配置十分讲究,在屋外城垛式外墙可俯瞰北投溪的潺潺涓流,前后院绿树成荫,在屋内透过落地窗可赏清幽庭院,此外屋内还曾设有一温泉澡堂,现今则摆放着庭院模型。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3)从捷运站说起

驻台地点在台北捷运民权西站附近,这是同事几年前打下的据点,今年台北公布土壤液化危险区域,发现这地方中招了。不过也没什么,因为台北市区几乎都一样。

民权西站是捷运淡水信义线和中和新芦线的换乘点,这里距台北车站只有两个站,交通方便。住处楼下银行便利店都有,台风天那么多店家关门楼下的料理还继续营业着,确实好。平时闲来,可以坐捷运往北到士林找小吃,或者到北投泡温泉,又或者到淡水码头看看夕阳;往市区方向可以到大安森林公园溜达,或者爬爬象山,又或者到101附近消费。

在台北几乎每天都坐捷运,公交只搭乘过几次,因为采访的地点基本都集中在几条捷运线上,所以有一种感觉:台北满足了交通专家的理想,也就是发展公共运输,尤其是轨道交通。在大陆许多城市,发展公共交通几乎是专家们开出来的一致的治堵药方。

可能因为我平时少打车,所以对台北市区是否堵车没有直接体验。平时没看到什么堵车新闻,不过到了节假日,出入台北的高速路也跟假期深圳的高速一样堵成停车场。这边有一个比较特别,就是在长假时候会对这些高速公路进行“高乘载”管制,也就是高速公路成了HOV车道,要三人以上才能上高速。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2)从故宫三宝说起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曹天度造九层千佛石塔

到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几乎成了必游之地。相信你也听过这样的说法:当年老蒋到台湾时把瑰宝中的精品带过来了。所以在不少人印象中,去北京故宫经常是看看乾清宫看皇帝宝座,而到台北故宫则要提翠玉白菜、毛公鼎、肉形石这“故宫三宝”。

但是,你知不知道翠玉白菜和肉形石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只是认定为重要文物,而没有达到“国宝”级。真正的“镇馆三宝”实际上是范宽《谿山行旅图》、郭熙《早春图》、李唐《万壑松风图》,这三件仅在特展时展出。

虽然级别达不到,但不影响翠玉白菜成为台北故宫最知名的文物,因为多数纪念品都是它。其实翠玉白菜在北京故宫也有一颗,就是样子没那么圆润,这个世界毕竟还是看颜值,宝物也不例外。

所以有说法:数量上看北京故宫占优,但从质方面,台北故宫略胜一筹。可说到底,总是一家。

故宫博物院建立于1925年,后因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华,文物南迁,一路飘摇。抗日胜利后文物复归,但随后内战局势影响,就有了部分精品迁移至台湾。先是有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再后来台湾方面又确定设置故宫分院,也就是2015年底运营的嘉义故宫南院。

所以台湾地区有两个故宫,哦,不对,除了台北故宫和嘉义故宫南院,其实还有一个。 继续阅读

宝岛一游(1)从忠孝东路说起

“忠孝东路走九遍,脚底下踏著曾经你我的点点,我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我多想跳上车子离开伤心的台北……”

虽然说出来可能暴露年龄,不过动力火车这首《忠孝东路走九遍》应该不少人听过吧?其实到过台北的人对忠孝东路应该都不陌生,这条路是贯穿台北重要商圈的交通大动脉,不管你是做捷运还是公交计程车,只要在市区,多半会发现你所在位置附近总有“忠孝东路”的标识。

忠孝东路呈东西走向,西起中山南北路口(台北车站附近),东至研究院路,共分七段,与捷运板南线台北车站——南港路段基本重叠。这条路连续穿越台北四个行政区(中正区、大安区、信义区及南港区),沿线经过台北车站商圈、忠孝敦化商圈、信义商圈,也是购物消费的好选择。

不过将忠孝东路“走九遍”是一个怎样的体验呢?

据了解,忠孝东路是台北市最长的一条路,约11公里,将这条路走个九遍可是近百公里!难怪动力火车会唱道“从日走到夜,心从灰跳到黑”,敢情这个体验可不好受,还是乖乖做捷运吧。 继续阅读

旅游见闻

都忘了跟几位国际友人合影留念,只找到一张有华裔女孩出现的图片。

都忘了跟几位国际友人合影留念,只找到一张有华裔女孩出现的图片。

一个人旅游遭遇的最常见的问题就是:怎么就一个人出来?我总是被动去进行社交活动,所以旅游也要借着一个人的机会让别人来搭个话,以前真的不怎么回答,现在习惯了反而就漫无目的地闲聊起来,可能到最后彼此也没留下联系方式,但无所谓,就是自在。每次旅游回来,总有朋友问起艳遇的事,其实艳遇还真没有,丢脸的事倒还有点。

导游让我带个老外团

在桂林时遇到雨天,漓江水位涨了没法漂流,所以我就在青旅报了个龙脊梯田一日游的团。上车的时候习惯性地往最后一排走,没想到发现五位国际友人,学生模样,我猜想是不是某项夏令营活动。

不一会导游在车上登记游客是否坐缆车上梯田山顶,导游跟大家说最好坐缆车,因为梯田山区有五步蛇有一定危险(我可没上当坚持不坐缆车)。等问到几位国际友人时,才发现导游不会英语,不过还好他们中有个女孩会讲中文,他们也选择徒步上山。导游继续劝说无果,只好让他们记下手机号随时保持联系,以免走丢,谁料他们说到中国后手机通讯用不了,这时候导游看了看我,因为其他游客都选择缆车。

“要不林先生你帮忙带带他们?”

“好吧。”

嘴上说好,可我脑海里已经在着急地翻找“夏令营”“梯田”等词的翻译。可怜英语都已经还给老师,只好依靠手机了。从桂林到龙脊要差不多1.5小时车程,不过这一路上我跟这五位国际友人没交谈,我的思绪都在找词汇上。

到了龙脊景区,其他乘客坐缆车去了,我给他们拿了一份英文讲解地图,大家也就开始徒步登山了,我打头阵。大家说到刚才导游说有毒蛇的事,有个男孩说想见识一下,我寻思着怎么跟他说“五步蛇”,要不要说被这种蛇咬了以后走五步就会挂掉呢? 继续阅读

坐着高铁去避暑(织金洞、黄果树、荔波)

IMG_3486广东的夏天是烧烤,别指望凉爽的风,那是热浪。狗狗在室内都不想动了,趴在地砖上蹭点凉快,要是没有空调,我想人肯定恨不得往冰箱里钻。所以,避暑去吧!在蜀南和黔南的比较下,最终走了贵阳—荔波—桂林,青山绿水瀑布溶洞,甚是清爽。

如今高铁便捷,从深圳到贵阳高铁大概是5小时,在贵阳北高铁站下车后有快线公交直达市区(钻石广场线,甲秀楼附近),也有往火车站和金阳客运站(发往织金洞、黄果树的汽车)。由于织金洞和黄果树可以通过安顺市中转,所以避暑第一程我选择了贵阳—织金—安顺—黄果树,之后从贵阳往荔波,再回程经桂林,最后回家。

(1)织金洞

“黄山归来不看岳,织金洞外无洞天。琅嬛胜地瑶池境,始信天宫在人间。”

织金洞无愧第一洞天的美名,洞内各种奇形怪状的石钟乳、石笋、石幔、石花,有的单一成景,像琵琶、葡萄树、蘑菇云;有的组合成画,如银河飞瀑、福禄寿三星、龙虎斗,最特别的是一种螺旋树,由飞溅水沉积而形成的,原以为石笋都是整块的样貌,没想到还能“开枝散叶”,着实神奇。 继续阅读

申报一内部创业项目,没选上!

Snip20160419_1如今很多媒体都鼓励内部创业,一些媒体集团还有孵化项目,做了两年市民论坛,虽然谈的多是老百姓关注的话题,没法说得上高大上,但自觉论坛的内容可以提升,因为太多东西与城市建设息息相关。于是趁着报社的融媒体大赛机会报个名,申报做一个智库项目,可惜没能选上。也罢!

思路:读特智库立足深圳,发布专家学者对深圳发展战略的观点论述,聚焦深圳城市发展的问题不定期举办论坛沙龙,服务各机关部门制定政策的前期调研,形成于深圳发展有一定参考意义的决策报告。

一、背景分析

智库,英文称“ThinkTank”,即智囊机构,其发展对政府决策、企业发展、社会舆论与公共知识传播等具有深刻影响,比如美国著名的兰德公司就是美国政府的重要智囊团。在中国,智库有党政机关智库、社会科学院、高校智库以及民间智库四类。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科技的高速发展,智库已成为国家“软实力”和“话语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对智库的建设也尤为重视,2015年1月20日,中办、国办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对智库的定性定位、建设标准、发展格局、改革思路、管理体制提出指导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关于智库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今年两会上,十三五规划中更提到要重点建设50-100家国家高端智库。

过去一年,由于政策支持,国内涌现不少智库。根据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2016年1月发布的《2015中国智库年度发展报告》,中国智库正出现新走向,媒体与智库正走向融合发展,不少媒体参与智库建设,涌现出一批媒体智库传播平台、媒体智库。

2015年,光明日报成立了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光明日报城乡调查研究中心等多个智库;经济日报2015年9月成立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2015年9月凤凰国际智库成立;财新智库成立着力打造财新中国PMI;新浪网建立了新浪财经智库;湖北日报建立了长江智库;无界新闻推出了无界智库;南风窗新成立传媒智库。 继续阅读

步履不停(八)

老屋

老屋

人在自己身上难以了解时间的飞逝,反而通过孩子的成长、父辈的老去更容易感受到岁月的残忍。

转眼间奶奶已近80岁,这次春节回家,老人家的身子不如从前。她依旧不听劝私下从其他老人拿一些偏方,但腿脚不便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可能是6年前摔倒落下的病根,也可能是积劳成疾,在老人家不服老的挣扎中也隐约能感知她对无情岁月的无奈。

曾经我以为农村的老人对生命的消逝有一种恐惧感,但奶奶不属于这一类人,她跟我说起曾祖父去世前的事。“那时候他病重,医生说情况不太妙,他直缩在床上喊冷,没办法只好有人去抱他。”奶奶心平气和地对我讲:“那时候你爸正年轻,跟他(曾祖父)感情也好,白天干完活小吃口饭就去看他,连续2个通宵正旁边照顾。第三天我跟你爷爷说要夜里要轮流换人去,不然任谁也没法熬下去。”

这么些年回家,很少听到奶奶讲曾祖父的事,应该说很少听到她讲父辈、儿媳的事。老人家像是先将自己的一生先过了一遍后,才断断续续聊聊其他家常。 继续阅读

新一年重新学投资

如果从证券开户、买入第一支股票开始算,我的投资生涯已经过去一年半,基本都能达到收益目标,尤其是过去的2015年经历了牛市与股灾,在心态与认识上的收获比实际收益更多。明天就是2016年第一个交易日了,这几天利用元旦假期重新梳理,决定重新开始,因为过去的“投资”中基本不看报表、不做研究分析,收益全靠运气,而这在以后是行不通的。

2015的教训

在投资初期就经历牛市容易让人迷失,还好有一个股灾把我泼醒。我6月初从欧洲出差回来(个人习惯出差前清仓),那会朋友们还在陆续推荐股票,虽然当时觉得气氛很浮躁,不适合入,但还是忍不住杀入30%仓位,结果可想而知。其中一只股票亏损40%,一只亏损30%,还有一只亏了20%。

我在投资上偏于保守,平常多是30%左右仓位,年初时满仓但也是选择重仓银行股;所以2015年我算是重仓银行躲过牛市,然后轻仓消息股备受股灾摧残。归结来讲,还是一个心态问题,这个心态包括趋势确定时敢于重仓的坚定、面对消息股面对别人大幅盈利时的淡定、经历股灾后对经济的信心恢复以及长期持股的耐心。 继续阅读

平庸走过2015

2015年就这么过去了,不管是以媒体从业人员的身份还是一名普通群众的角度来回顾,这一年都有太多东西可以提。只是如同事滕琪说的“年纪越大,活动半径越小,轨迹越单一”,所以到头来值得说的事反而寥寥无几。

年末有一天,派驻香港的鱼童鞋说起她正复习司法考试,以后可能往税务律师的方向走,真让人自惭形秽。同样的体制内工作,有的人可以把人生活得有滋有味富有挑战,而有的人墨守成规日复一日。回过头来看自己的2015,其实并不忙,对于工作完全可以说得心应手,然而自己一直想更好地利用那些闲暇时间,却消耗在迷茫与无知中。

所以如果用一个词来说我的2015年,可能是——转圈,职业上的原地打转、学习投资上的能力圈以及事业上仍是迷茫转圈圈。 继续阅读

人类,一种没什么特别的动物

《人类简史》

我们部门同事经常会聊一些很奇怪的话题——

“人类的未来会变成怎样?”之前一部《真实的人类》提到机器人的意识成型,有人认为到那个时候社会的阶级化会更加明显,拥有财权和科技的人会成为统治阶级,而普通人类将沦为“奴隶”甚至被消灭;有人怀疑到那个时候还有没有学习的必要性,外部知识体系的灌输下大脑的发育会是怎样,也有人认为人的身体协调性需要后天不断训练,失去练习机会恐怕会退化。

“为什么会有恐怖主义?”有人认为要归咎于宗教的负面作用,虽然宗教能让一群人由无序性变得有序,可一旦被利用起来会很可怕;有人则认为地球的资源有限,恐怖主义说到底也在掠夺资源为己牟利;也有人认为这只是自然界的一个规律,每年遭遇恐怖主义死亡的人并没有自杀的人数多,只不过人类以道德、法律去评判。

“火星会不会是曾经的地球?”看了《星际穿越》后聊起人类的未来,有人说现在火星已被证实有水存在,而太阳作为恒星正处于衰变降温过程,火星可能以前也存在过生物甚至另一个文明,而金星可能是未来的地球……

对于我们来说,人类能走到今天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对人类自身的了解其实很多还是猜想,为什么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包括种族、战争、宗教、国家等等,这一切多是依靠史料记载,想要真正地历史还原还真难。就像说起恐龙灭绝一样,有人说最靠谱的说法就是在距离地球6500万光年的星球上看到的地球影像,可你又怎么拿到这个证据呢? 继续阅读